<xmp id="0m0ak"><menu id="0m0ak"></menu>
<menu id="0m0ak"></menu>
<acronym id="0m0ak"></acronym>
  • <xmp id="0m0ak">
    <menu id="0m0ak"></menu>
    macbio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14個“教授級”輔導員,可以給年輕人什么?

    新聞中心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14個“教授級”輔導員,可以給年輕人什么?

    發布時間: 2017-05-08   瀏覽次數 2331 次

    幾天前中午,復旦大學江灣校區食堂,生科院的丁澦副教授和入選“青年千人計劃”的張瑞霖研究員在餐桌上討論生物實驗,邊吃邊聊津津有味。很少有人知道,十多年前,丁老師正是張老師的輔導員,如今成了同事,在科研上一起拼搏,成了校園里又一段佳話。
     
    等等,這樣的校園佳話,得“乘以四”。原來,當年丁澦這個班出了十多名教授,如今分別在中科院、同濟、中科大等工作,其中10人入選國家青年千人計劃,有4人回到復旦任教。
     
    據統計,在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1999年至今,包括丁老師在內的“教授級”輔導員共有14位,博士生班的輔導員均為教授或副教授。這些“科研高手”,在為青年人生引航的路上,可以給予些什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成為“承前啟后”的那個人
     
    “科研需要緊扣世界前沿,而對學生來說,他們的能力還沒有達到這個階段,這個時候,我能做的就是‘承前啟后’,配合學生的專業導師,幫助年輕人認清自己的學術潛力,在他們遇到‘專業迷?!瘯r,給出建議?!碑斄耸畮啄贻o導員,專攻結構生物學的副教授丁澦這樣理解這份職責。
     
    事實上,作為理科院系的學生,學生會遇到生活、情感上的問題,但更常因研究學習上的困難而煩惱??偨Y下來有3類,一是對導師的科研要求有疑惑又“不敢”問;二是一些實驗進行中遭遇瓶頸,對儀器、材料吃不透;三是對未來職業選擇的迷茫。而既具有科研專業背景,又擔當輔導員的丁老師,往往給出最佳參考答案。不久前本科生的創新創業課上,他請來了曾帶教過的學生,光瀚健康集團首席運營官郭懿現場授課。一代代青年間的創新心得交流,在他的穿針引線下完成。
     
    2013年,2011級本科生郭昊天自發組織了一支參加國際基因工程機器設計大賽的隊伍。項目開展前期,由于硬件條件的限制,實驗進展緩慢。丁澦得知后,主動幫助解決了部分實驗空間、儀器和試劑耗材的問題,保證了參賽準備的順利進行。最后,這支隊伍在與世界各國數百支參賽隊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奪得金獎。
     
    教學和科研任務重,學生工作壓力大,用他的話來說,“常常要懸著一顆心”。這些忙與累,丁澦選擇用長跑來化解。每周末一次20公里左右的長距離跑,周中兩次5到10公里的夜跑加身體素質訓練——課堂外的丁澦,是個不折不扣的“長跑達人”。
     
    許多學生都記得他分享的“跑步哲學”,“其實很多事情就是靠‘堅持’,尤其是對于需要有創新性的博士研究生而言,科研能否成功,差別就那么一線?!本瓦@樣,一些學生跟隨丁澦的腳步,也開始了自己的“樂跑人生”。
     
    共同語言,成為師生交流的基礎
     
    與丁澦相比,1979年出生的副教授皮妍還是位輔導員“新兵”,半年前剛成為了2016級博士班輔導員?!皠偣ぷ鲿r,覺得自己不成熟,各方面能力也不夠,沒有選擇當輔導員,這幾年來在與學生的相處過程中,想要鍛煉自己,更想在他們的成長路上發揮更大作用,所以就來試試?!?br />  
    作為細胞遺傳學領域的副教授,原先她的日程,除了教學上課,就是在實驗室,如今在每周8個課時之外,她會留出更多時間在辦公室,在學生寢室,面對面交流、電話溝通。問她會不會太忙了?皮老師笑開了,“不會啊,班上100多個學生,有的在職讀研的,年紀比我大,交流也是一種相互學習,”她說,比如她自己給本科生上課需要用到果蠅,帶教的博士班上,學生李松凌專業研究領域正是果蠅,給了她很多使果蠅更利于觀察的養蠅秘訣。
     
    而在這些“歡樂”之外,也有些許“沉重”。初入學讀博,自己理想中的學習環境與現實不同、學習研究壓力大而至焦慮……這些在研究生中并不鮮見的問題,也是皮老師這個“過來人”的重點關注。半年來,她已與好幾個有些“專業焦慮”的學生深談,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他們,怎樣與導師更好地溝通,怎樣在團隊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蒲猩?、學習成長過程中的共同語言,成為雙方深入交流的基礎。
     
    擔任生科院2013級博士班輔導員的張雪蓮副教授,已經在這個特殊的思政崗位上工作了10個年頭。
     
    “博士生是一個不一樣的群體,他們人生觀價值觀已經確立,可能需要的不再是引導者或管理者,更多地是需要一個傾聽者。傾聽他們生活的苦悶,理解他們人際關系的矛盾,關注他們科研中的困惑,分享他們收獲的歡樂。他們感到困難和壓力過大的時候,多一些鼓勵,給予他們理解和分擔?!边@是張老師對這一職責的感悟。
     
    “希望更多愛學生的教授,來做輔導員”
     
    “我并不是一個專職的輔導員,而是生科院的教授、分子人類學課題組長。而正是這種特殊的身份,使我能做一些其他輔導員所不能做的事情?!庇兄o導員身份的博士生導師,李輝教授說。
     
    在他看來,博士生班是非常復雜的,除了學生的一般事務以外,往往還要涉及到博士生與其導師之間的關系協調。一些專職輔導員往往畢業不久,不了解情況,工作中可能遭遇瓶頸。他更明白,學院推薦自己擔當博士班輔導員的初衷:努力做好學生的知心朋友,做好學生的代言人,在各種關系中努力為學生的學業發展而奔走。
     
    為了便于和學生談心,李輝把辦公室改成了一個溫馨的茶室,備上了各種最好的茶飲,學生們都喜歡到李輝的辦公室聊天。李輝坦言:“一些惡性的事件,往往是因為學生發現完全沒有可以傾訴的人,沒有可以信任和依靠的對象,而矛盾得不到化解。而輔導員最重要的任務,我覺得不應該是為學生做一些日常服務,而是成為學生的心靈導師?!?br />  
    他班上有一位女生,因為讀博的方向與原專業差異較大,起步較慢,常找李輝談心訴苦。最終,李老師與她的導師反復溝通,共同探討學生的發展。他很真誠地通過自己的經驗解釋,指出學生和導師實際上需要相互合適,如果性格和行為模式等方面特別不合適,磨合的企圖總是徒勞的。實際上,不合適的師生關系,如果一直僵持下去,雙方都只會是失敗者。通過多次交流,導師同意了該生轉實驗室的要求。學生的心也終于安定了下來,最后在同系的另一個實驗室安頓下來,開始了新的工作?,F在,她的研究進展非常順利。
     
    “我覺得,輔導員一定要做好學生的知心朋友,獲得學生信任。而做到這一點的前提是,輔導員要真正地愛學生,站在學生的立場上,為學生身心的健康成長和學業的發展考慮?!崩钶x說,“希望有更多愛學生的教授來做學生的輔導員?!?br />  
    在加強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背景下,復旦大學始終在機制上明確導向:即讓從事教學科研的老師擔任輔導員思政工作,全方位地了解學生,體驗學生工作,同時也支持和鼓勵在讀博士期間有輔導員經歷的學生畢業后走上教學科研的崗位,真正地讓思政育人的意識通過各種形式融于教師心中。
     
    校黨委研工部介紹,校內研究生學工隊伍一直以少量專職輔導員為骨干、以青年教師兼任輔導員為主體、以人才工程隊員(在讀學生)為生力軍,專兼職結合,梯隊合理。最新統計顯示,兼職的“教授級”輔導員有75人,在研究生輔導員隊伍中占近四成。
     
    可以免费看黄色视频的软件_可以免费看污片的软件_快 猫 记录生活记录美好世界_快 猫记录生活记录你官方
    <xmp id="0m0ak"><menu id="0m0ak"></menu>
    <menu id="0m0ak"></menu>
    <acronym id="0m0ak"></acronym>
  • <xmp id="0m0ak">
    <menu id="0m0ak"></men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